馮寶寶(Petrina FUNGBo-Bo,1954年10月30日-),大家尊稱為「BOBO姐」的馮寶寶,有「東方秀蘭‧鄧波兒」的美譽,生於英屬北婆羅洲山打根(今沙巴山打根)[1],祖籍廣東中山,從兩歲半出道至今,拍攝超過200部電影,其中從6歲至9歲最紅的童年時期,馮寶寶拍攝超過120部電影,是兩岸三地、世界華人電影史上,迄今拍電影數量最多的童星,在全球華人社會有廣泛的知名度。

Advertisements

在1950年代至1960的粵語片年代,馮寶寶是當時著名的天才童星,曾與蕭芳芳、陳寶珠、薛家燕等組成「七公主」七位成員中年紀最小的一位。

著名已故影星林黛於1961年12月與年幼的馮寶寶結誼,成為她的誼母。

馮寶寶在11歲時拍國語電影《痴情淚》,並主唱插曲 《慈母頌》 。

內地觀眾熟悉和認識馮寶寶是源自她是第一代《武則天》的飾演者,至今其經典的扮相在不少70、80後心中都是女神一般存在。

馮寶寶在15歲前就演出近200部電影成為全球拍攝最多電影的童星,被譽為「中國電影有史以來唯一可以掛頭牌賣座的童星」。

美國舊金山市長更命名1989年6月3日為《馮寶寶日》。

被已故大導演李翰祥形容為「寶裡寶氣、玲瓏剔透」的女星,從影期間,屢獲殊榮,在中國、香港、台灣曾獲得過無數獎項,包括兩屆香港電影金像獎的最佳女配角。

她是「中國電影有史以來唯一可以掛頭牌賣座的童星」,未成年已經拍攝近200部電影;

她是彼時香港人集體的心肝寶貝,但父母從來只將她當「搖錢樹」;

她深受導演父親栽培,公司新成立,便成30部片的女主角,而遺棄她的母親卻忽然前來告訴她:這個父親,不是真的。

她是馮寶寶,香江青史中的傳奇紅顏。

天註定,誕生伶人之家

要談馮寶寶,就要從她的父親馮峰談起。

這也算是「戲劇之家」了:父親是粵劇名角,後來成了電影演員及導演,三任妻子都是名伶或是歌星。

馮寶寶的父母沒拍電影前是粵劇戲班子裡的小生、小旦,馮母是馮父的第三個妻子,兩人隨著戲班到馬來西亞跑江湖時結識,後來馮母在馬來西亞生下了一個兒子以及馮寶寶,在她三個月大的時候,他們就簽字離婚了。父親抱著馮寶寶回到香港,和第二任妻子重修舊好,又生下了弟弟、妹妹。父親的三個妻子共生下11個子女。

一家十三口擠在的那個戲班小旅館叫「藝人之家」,後來,這些人當中絕大多數都是以藝為生。

曾是唱小生的父親,在馮寶寶很小時,因為意外臉破了相,要改唱小丑,接受落魄的命運。但十一個子女,都需要他的撫養,即使他拚命工作,所得也未必能供溫飽,當時「飢餓、貧苦」對馮寶寶來說並不陌生。

但在十一個兄弟姊妹中,馮寶寶從小長得最粉嫩、可愛,最受父親寵愛的。在她長大以後,後母常常帶著醋意,向她描述父親曾在生活最艱苦時(她還未拍片),以家用錢為她買十分昂貴,但是她心愛的洋娃娃。

當時的馮寶寶心目中,父親是她最愛的人,她是父親最疼的人。這種感覺直到很後來很後來,才改變,一切都因為名聲與電影。

出名趁早,年紀小小便成「搖錢樹」

三歲時她就客串過電影,而到了四歲的一個晚上,半夜馮寶寶在睡夢中,被叫醒帶到片廠,在水銀燈下度過一晚,導演當下決定由她取代自己不聽話的女兒演出,只因馮寶寶說哭就哭,說笑就笑,由1959年這部《毒丈夫》,不滿五歲的馮寶寶正式開始了童星生涯。

從那時開始,一切都不同了。街坊鄰里都說「運氣輪到了馮家」,因為生活確實有了很大的提升,甚至很快就搬出了「藝人之家」。

而隨著馮寶寶拍片量的增多,從小疏遠、曾說過「我生個鴨蛋好過生你」的生母亦開始越來越多的接近和探視。名氣越來越大,身邊人的計量也越來越大。一切都在改變、人心在翻轉。

在《毒丈夫》之後,她又拍了十幾部戲,一部《雨夜驚魂》使其贏得了「天才童星」之名。以前童星只是在影片中的點綴,但她演的片子,童星卻是主角。

1960年,六歲的她一年內拍了38部電影,這些粵語片平均七天就可以拍完一部,這一部拍完上映,另外一部又已開始等著她。她不哭不鬧,父親在被窩裡沒起床,她去親親他的腳,就乖乖跟著保姆去片場,不停地工作。

人人多想要棵這麼乖巧的「搖錢樹」吧?

所以,生母在這一年向馮父提出了訴訟,要取回她曾主動放棄的撫養權。

人心無涯,何處才是家?

開庭那一天,她因為被安排赴新加坡登台,而沒有出庭,但事後父親召開了一個記者會,她和生母都參加了。母親面對一大群記者說:「我是最偉大的母親」,父親卻在一旁用粗話罵她、咒她。

當時她方才六歲,對人事懵然,並不瞭解爸媽之間有什麼問題,但她也懂什麼叫「丑」,也覺得難為情,忍不住哭了。看到她流淚,記者看到了明天的標題,馬上拿了相機嘀噠嘀噠地拍照,電台也來錄她的哭聲,她像只被關在籠裡受驚的小動物被人觀看一樣,在心中留下很大的陰影。

大概從那時起,馮寶寶就懂得了當平凡人的好。

馮寶寶的撫養權最後歸馮峰,公諸於世的爭奪令馮寶寶深覺所謂「大明星」的可憐,年少入世以及波折種種讓她感悟「大明星」不過是背負的另一個贅名。

因為拍戲的緣故,小學上了半學期馮寶寶就停學了。沒有學歷,她開始感到不安,強烈的求知慾,使其一再請求回到學校去上學,但成了電影公司老闆直接管理馮寶寶的父親,卻一再哄她「拍完這一部就好」,一部又一部,時間在水銀燈下飛逝,她對父親的愛也漸由反感取代,對於正常青春、校園生活的嚮往也越來越烈。

十二三歲,為了圓唸書夢,她偷存私房錢,不料存入銀行的當天就被銀行職員告知父親;十四歲,她到社會福利處瞭解出國讀書事宜,訪員到家訪問時,父親為了評估良好而故作親暱;十六歲,後母為僅十四歲的妹妹偽造成年證明,令其去當舞女……這一切使馮寶寶在驚恐中決心一定要脫離這個可怕的家。

在妹妹的幫助下,馮寶寶終於離家出走成功,消息見報,電影未完,父親只好妥協談判。與父親電影公司的一年半合約繼續履行,但酬勞就要對半平分。

十六歲的年紀如此膽大而周全,其實何嘗不也是電影給的?

荳蔻青時蘅蕪小,豈料芳心錯付人。

馮寶寶寄住在一位乾媽家中,或許逃家的做法使生母認為這是脫離父親投奔她的舉動,生母也開始出現在她寄居的乾媽家。

她開始一面補習,一面工作存錢,準備赴英求學。自五歲開始,一直在電影圈長大,幾乎未曾過正常人的生活,此時的馮寶寶感覺另一扇門打開了,看到了另一個嶄新的世界。

就在新生命起步時,少女之心也隨即升起。

有一天,馮寶寶到機場送朋友,此行她認識了一名剛由加拿大大學畢業返港的學生—保羅,儘管那時的她不懂什麼叫做「愛情」,但電影經驗卻告訴她這種感覺叫做「一見鍾情」。

對馮寶寶來說,保羅完全是來自另一個世界的人:平凡的普通人、良好的家世、學歷與知識,一切都讓她覺得他高不可攀而又魅力無法擋。保羅的出現,給了她一份憧憬與理想,他的鼓勵更堅定了她向學的意志。她覺得唯一解決兩人之間學歷懸殊、思想觀念不同的辦法,就是去英國讀書。

交往半年後,保羅的電話漸少。後來才知道,為防影響馮寶寶,乾媽聯合生母,阻截保羅打來的電話。這件事加速了馮寶寶的離開。

十六歲離家時,本還有一年半的片約要履行,但得到另一位華僑乾媽的經濟援助,使馮寶寶不必等存夠了錢,就可以上路,成行時,十七歲。

不過,不顧一切的結果常常是波折重重。

先是寄出了四十多封求學信,但沒有學歷證明,無一所中學願意接受。好不容易托求到一所天主教女校,由於沒有基礎,學費又是受人之慨,學習壓力甚大。

馮寶寶到了英國後的第三年,平靜的心湖,被一位訪客投下了巨石,就是改嫁生子的生母。

生母要馮寶寶出面求供她讀書的乾媽幫她付清一套房子的錢,當下的回拒沒有斷掉母親的想頭。她在馮寶寶的住處與其共處數日,每日就是滔滔不絕的數落馮父,最後竟說出:「他根本不是你的親生父親」。(日後馮寶寶並無直接向父親求證過此事,但馮峰確是其養父。)

聯想過去,馮寶寶陡生出許多劍走偏鋒的想法,最後,數日呆若木雞、不言不動的她被確診為暫時性精神崩潰,住進了精神療養院一個禮拜。

那個禮拜裡,她想起了一個人。

她開始給保羅寫信。

保羅,人稱招保羅,即招再強。三年前因母親的阻擾,兩人音訊漸少,馮寶寶不辭而別之後這是首次再聯繫他。

保羅回覆的一通越洋電話,使馮寶寶滿心溫馨,之於當時沉溺在孤獨無助情緒中的她,有如救命浮木,一切又有了生機。離開療養院後,他們又通了八個月的信,她的一顆心完全寄託在他身上。

但在英國最後半年,友人來信,告知他在香港另結新歡,她大為緊張,正好電視台邀請其復出演劇,她匆匆結束了學業與工作,束裝返港,以便就近盯牢他。

這份感情建立在馮寶寶最痛苦的時刻,但她並沒有料到日後的轉變竟也是悲劇收場,甚至他會在離婚條件中,要求她承認「精神失常」,人事無常,能不唏噓?

再回首,人事皆非

馮寶寶回到香港那年是1976年,她22歲。

她在英國學的是美術設計,回港後,她的第一部作品不是那部邀她回港的電視劇《一劍鎮神州》,而是為梁普智執導的《跳灰》擔任美術設計。觀眾對於這個「心肝寶貝」的復出當然是相當歡迎,但是幾部作品下來反響都不十分大。而此時,關於保羅花名在外的傳聞越聽越多。

事業跟愛情似乎都卡在一處停滯不前,或許是希望人生有點變化吧,這時,馮寶寶作出了一個決定,結婚。

1977年6月28日,馮寶寶嫁給了招再強。「招公子」那時來說,也算是「金融才俊」了,但當時的新聞,無一例外,用的是「下嫁」二字。

其實,結果是可以料想的:成長的背景、思考的方式、人生的觀念、婚姻的態度……所有這一切,兩人都有天淵之別。

甚至婚後第一天矛盾就出現了:保羅以馮寶寶的名義向其乾爹借了上百萬,新婚翌日乾爹追債上門,指明親戚也需欠債還錢。這類的尷尬或不安,婚後數年亦時常出現。

其實,她很簡單,就想做個普通平凡的太太。婚後,演戲已經不是其重心了,作品無論數量或者影響,都已經大不如前了。她為招氏生了兩個兒子。然而,可能命中注定,她就享不了那種柴米油鹽的生活。

背水一戰,一戰功成

1984年,外界盛傳馮寶寶婚姻亮起了紅燈。當時馮寶寶對外界否認了,但多年後,她承認,那時婚姻確實已經走到無路可走了。

女演員很妙,許多絕妙的女性角色都誕生於女演員情殤落魄之時。馮寶寶最為內地觀眾熟知的「經典四美」就誕生在1984年婚變傳聞到1987年宣佈離婚這幾年間:84年的武則天、85年的楊貴妃、86年的孟姜女、87年的西施。

尤其是武則天:那時她決心分居獨養二子,但所有交託朋友投資的積蓄被凍結,她急需生活費用時,《武則天》的劇本來了。「我覺得我與武則天有共鳴,我想把握自己的命運,我當是背水一戰。」當然,一戰功成。

《武則天》紅到了大陸,連她到內陸偏遠省份拍《秦始皇》外景都有記者跟著。就是這時候傳出來她與劉永的緋聞,劉永正是飾演秦始皇。馮寶寶早與劉母相熟,自然對劉永更關心,兩人同處異地,馮寶寶偶爾會送湯水予劉永,適逢她承認離婚,自然引起坊間誤會盛傳劉永是第三者。但事實上兩人早就分居,於1987年,馮寶寶正式與招再強簽字離婚,離婚後孩子判給了前夫,她還必須搬離大宅。

之後幾年,幾乎沒什麼電視劇的邀約,每年一兩部的電影根本無法維生,而那段婚姻又沒有給她剩下多少財產。最落魄時,她寄住在友人家,甚至想過自殺。

1997年,大兒子被帶到馬來西亞,她為了追回兒子而再次離開了香港,再次淡出影圈。

初到馬來西亞,人生地不熟,舉目無親,她要投靠影迷,後來影迷變成了朋友,協助她解決了追子的問題。馮寶寶一生在至親上沒有什麼運氣,但常常會得到諸如乾媽、乾爹、影迷的幫助。第二段婚姻也是如此來的巧奇:翁兆泉與前妻的一雙女兒是馮寶寶的影迷,認識了馮寶寶後,竟牽線搭橋,令偶像變成了後母。

1999年,45歲的馮寶寶在單身13年後再次步入婚姻的殿堂。這次,人們沒用「下嫁」,而是說「馮寶寶與馬來西亞知名建築師喜結良緣」。

倒序人生,再世為人

第二段婚姻給了馮寶寶感情上的幸福和生活上的安穩。她無需再為了生活而拍戲。

她後來亦有拍出了《浴火鳳凰》、《萬家燈火》那樣的佳作,但她不把那叫做「復出」,因為現在演戲對於她來說不過是打份「賺錢買花帶」的「風流工」,只是「不願認老退休,找些活來做」,她完全可以自由挑選角色。所以那些角色都很有她的影子:在時代與命運、家世、過去的巨輪中輾轉求生、奮力抗爭的女性。

至於,「找些活來做」為什麼要是曾經最抗拒的演戲?無它,水銀燈下度年華,這輩子就這個專業了。

回首馮寶寶的過去,她有過幾段的輝煌,幾段的出走,幾段的回歸。

每次的離或歸,都是因為生命中的那些男人:父親、丈夫、兒子。

其實,她的心思很簡單:做最平凡的女兒、妻子、母親,過最正常的生活。

這些最最簡樸的心願,要到很後很後來方實現,當「天才童星」的光環隨著年華逝去慢慢褪卻時,生活方給了馮寶寶補償。

沒關係,來遲了,當是倒序人生。

正如她所言「回首往事,再世為人」。

Source: http://www.post01.com/post1577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