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滿意我生下的是女兒,婆婆竟然在我女兒的滿月禮那天策劃出「這樣的事」讓我顏面掃地,當場氣的昏了過去…

不滿意我生下的是女兒,婆婆竟然在我女兒的滿月禮那天策劃出「這樣的事」讓我顏面掃地,當場氣的昏了過去… 

Advertisements

屠家珍將一張照片蓋在了桌面上:「這是馮家的獨女,他女兒喜歡你多年,也是韓微的朋友,你應該不會陌生。」

秦海眉頭一皺:「媽……你這是……幹什麼。」

「我幹什麼你還不懂。」屠家珍生氣的說。

「我不知道你要幹什麼。」秦海瞥開了臉,不想去理會屠家珍的問題。

「你喜歡那個窮酸的女人,一畢業就硬要娶她,我百般阻擾,你卻直接搞大她的肚子,讓我看在孫兒的份上讓她進我們秦家的門。結果好了,生出來卻是個女兒。虧你還騙了我半年,說韓微懷的是兒子。」屠家珍氣不打一出來。

「女兒又如何,那也是你的親孫女,你看看君若多可愛。」秦海想要用自己親生骨肉這樣的親情牌來打動屠家珍。

屠家珍瞥了秦海手裡的人兒,到底也是自己的孫女,但是她冷下了臉說:「孫女依然是我們秦家的孫女,她身上流著你的血,我不否認。但是韓微是不是我們秦家的媳婦就不一定了。」

秦海冷下臉來說:「媽,你這是說什麼話。微微還在做月子,你卻在盤算什麼。」

「我盤算什麼!你拿韓微的肚子威脅我讓你們結婚算什麼,你用韓微的肚子騙我說是兒子算什麼。我是你媽,你怎麼這麼不孝!」

「媽,你這說的是什麼話。我當然會孝敬你,我是你的兒子,孝敬你是應該的。但是你說的那個和孝順沒有關係!」秦海感覺和屠家珍說不通。

「如果你還當我這個媽,你就和韓微離婚,然後和馮婧結婚。」

「媽!你怎麼可以這樣。韓微才生完君若,你卻讓我和她離婚,再和韓微的好朋友結婚,你腦袋想什麼。」秦海生氣的說道。

「我們家雖然落寞了,但是好歹也是中等家庭,是有著一足之地的秦家,你和韓微本來就門不當戶不對,但是馮婧不同!」

這話秦海已經聽屠家珍說了千百年,不想聽下去。

「她是馮氏企業的獨女,對我們秦家的壯大有很大的幫助,你知道嗎。秦家的壯大要靠你,沒有那些關係怎麼可以。」屠家珍苦口婆心的說著。

秦海大怒:「我不管你怎麼說,但是我要告訴你,韓微已經是我的妻子,我就不會和她離婚。如果你再這樣逼我,我就和韓微離開這裡。」說完生氣的拂袖離開。

屠家珍看著秦海離開的背影,抿著嘴巴對著秦海淡淡的說了一句:「這種事情……可由不得你。」

秦海和母親明確表達了自己的意思之後,好久母親都沒有再提過要他和韓微離婚的事情。秦海以為母親放棄了,以為母親會成全他和韓微,已經韓微女兒都生了,母親不會再做什麼過分的事情。

沒想到……

在秦海女兒秦君若的滿月酒宴上,秦海很是開心的摟著韓微在朋友面前轉悠,然而他卻沒想到有一雙眼睛,憤怒嫉妒的瞪著他們,成為今夜噩夢的開端。

秦海因為喝多了,在房間裡休息。兩個小時過去,當母親牽著韓微還有幾個下人到房間裡去找秦海,準備散客的時候,打開秦海和韓微的房間,一地衣服狼藉的散落在各個角落,外套、襯衣、西裝褲、內褲,女性的裙子、內衣、高跟鞋……

屠家珍和韓微的臉瞬間鐵青,就算她們想要當做沒看見默默的出去也是不可能了。大亮的房間裡,有兩個人相擁著。

下人們看到這幅畫面,驚訝的大叫一聲,不合時宜的叫聲吸引到了秦家滿月宴的賓客。

一時間賓客們蜂擁而至,一場滿月酒,變成了所有人都目睹的捉.奸.在床。

秦海在躁動的聲音中清醒過來……看到的確是自己摟著馮婧……他緩了好久,看看馮婧再抬頭看到房間門口站滿的人,尷尬而又著急的推開馮婧,向韓微解釋:「微微,不是這樣的,聽我解釋,我……我……」

馮婧醒了過來,迷糊的坐起來,看到滿屋子的人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。馮元生從人群中沖了過來,用被單摟著馮婧的身體。馮婧才低頭看到自己居然在眾人面前赤裸裸。

她驚叫了一聲,趕忙用被單包裹著自己的身體,雙目赤紅的抽噎著:「怎麼……怎麼回事……我……你……我……」

屠家珍走到秦海面前,一個巴掌的打在了秦海的臉上:「你這個傢伙,滿月酒的時候,你還亂.搞,你怎麼對的起韓微,怎麼對的起秦家,怎麼對得起馮家啊。」

秦海一開始還懷疑是母親做了什麼嗎,但是覺得自己多心了。明明是自己不勝酒力,控制不了自己,卻還怪起了別人。這段時間母親對韓微極好,也沒有再逼著自己離婚的動向。一切的錯都在自己!

韓微看著秦海一身紅點,酒氣衝天,還有和自己好朋友在床鋪上的模樣,印在了腦袋之中揮之不去。韓微臉色慘白雙眼一閉,暈倒在了人群中。

得知自己的好朋友和自己的老公,在自己小孩滿月的酒席上做了這種事情,她怎麼能夠不生氣,不絕望。血氣一上來,韓微承受不了,當場昏了過去,不省人事。

因為秦海和馮婧的事情,鬧得滿城風雨沸沸揚揚,馮元生生氣的要秦家給一個答覆,秦家一時間亂成了一鍋粥。

韓微重病半年,在半年中拒絕見秦海,無論秦海如何負荊請罪,怎麼道歉,都於事無補。

韓微在病床上半年後得知……馮婧懷孕了。

她還記得那是個午後,曾經最好的朋友馮婧站在她的病房門口,穿著休閒的連衣裙,微凸的腹部,臉上是幸福的。

韓微不想見她,於是問:「你來幹什麼?」

馮婧卻是笑,笑得很開懷,然後變成了嘲諷:「韓微,你就快死了。真好!」

韓微睜大了眼睛,不敢相信這是她的好朋友會說的話,在那次事件中,她天真的以為她是無辜的,是被連累的……可如今……

再蠢的人也猜到了什麼,韓微面露淒色,只是靜靜的問了句為什麼。

「為什麼?你居然問我為什麼?你不過是個破乞丐,哪裡有資格嫁進秦家?你以為我和秦海那件事真的是意外嗎?哈哈哈哈……不如你問問你的婆婆做了什麼好事?……」

「不會的……不會的……」韓微不敢置信搖頭。

「你不信是吧?沒關係,反正你也要死了!等你死了之後我會好好對你女兒的……」

刺耳的笑聲不斷傳進耳膜,刺痛她的心。

不可以……她不可以讓這個女人傷害她的孩子!

分享出去吧。

Source: http://www.post01.com/post117342